老板,来瓶福尔马林,不要加冰谢谢。
 

与其被上帝遗弃,不如先背叛神明。

全文链接
 
全文链接
 
全文链接
 

#觅食

——喜欢什么味儿的酱汁?

遵从本能。是身为动物的义务。空虚时会想方设法找东西填充,看到猎物会竭尽全力捕捉。由此,我实在无法理解那些跪着向我讨饶的人。

——放过我吧,我家还有妻儿老小……

不好意思。我没有。好歹也换一个陈词滥调的借口,毕竟你碰上我觅食的机会还是千古珍稀。就这么暴殄天物,你良心过得去吗?

——嘘,别吵。

我想你会喜欢上我吃掉你的模样。我大概不会一口就将你了结——不过除非你喜欢的话。我大可以告诉我,先吃哪,后吃哪,或者在被吃之前跟我打一架,活动一下你僵硬的肌腱——被荷尔蒙包裹的新鲜细胞,吸足了氧气最是可口。

——想听血管在耳边破裂的声音。

噗嗤。我爱死你的殷红

全文链接
 
全文链接
 

#借梗  四季折之羽
#长文轻虐预警

——那个冬日,你站在空旷原野。
——修长的背影,像神明指缝漏下的一束光。


雪下的大了。
今年的冬日总是有暖阳铺就的粉橘,山里寂静了,平常总是活蹦乱跳的野兔也不见踪影。越是艳丽的色彩,越是衬得漫天飞雪寒冷彻骨起来。

不过,有你在就好呢。

哪怕萧瑟破败的村庄只剩下我们两人,飞雪织就的棉衣,你拥着我入眠,冬夜里的童话啊,融化在你的笑容里面。

『初见你的时候,也是在飞雪的日子里呐。』

你轻轻这么说道。温暖的吐息化成一抹白色弥散。我喜欢你的笑,白齿像是寒雪,却偏偏被明媚殷红包围。那破碎的火光落入你的眸子里,火炉把你的脸映得通红,我羞赧着藏在你的衣袖...

全文链接
 

给我的王

——Take  all of my love for you.
——My lord.

在我好小好小的时候。
我在童话里折下一朵罂粟。
妖冶的花朵给我编织出一场美梦。
它的四周有荆棘缠绕的绶带。
它的公主被加冕罂粟簇拥的王冠。

在我长大了那么一点点的时候。
从古堡的露天阳台那里望去.。
我看见了舍弃神明的那个伯爵。
他从地狱里高贵地诞育,他被暗夜和红酒精致地雕琢。
他唇边带着血的笑被残忍地烙印在我的脑海,好像那罂粟的香甜。
致命的诱惑。

在那天堂对面的三足鸦望着血色明月悲叹的时候。
我随着死神的舞步,踩踏着森然的累累白骨,去往那个黏腻的死亡泥潭,把自己的灵魂淹没。
我怀着对王的疯狂的痴迷,哪怕身为天使也甘愿为其折翼。

荆棘绕上我的小腿,它浸染了血迹是我最美的舞鞋。
我会提着缀满黑玫瑰的小裙子,舒展那徘徊在天堂与地狱边缘的黑白羽翼。
为他屈步垂首,就着乌鸦的悲泣,献出我生命最后的绝唱。

绒羽一枚枚从展开的双翅上剥落,它迷茫飘飞在炫目的梦境里好像记忆的失惘。
黑与白交织出恋爱的毒药,我把它研磨成蜜糖,细致地涂上女孩子的娇唇。

——王,我最爱的王,乔,献您一吻。

甜蜜而残忍的吻,这是舞的引子。
我抬起手去触摸上帝的衣角,我垂下头去亲吻恶魔的脸颊。
我弯下腰拾起伯爵的遗言,我腾跃起越过失落的深渊。
旋转升华天使的呢喃,展翅炫耀高傲的身姿。

——张开羽翼。

女孩子甜美的粉发,白瓷般的脸颊任由恶魔烙下桃心色的一吻,被人偶师精致刻画般的妆容,勾勒出浅浅的笑。

罂粟的王冠被加冕在我的灵魂之上。
王的长眸里盈满香槟般的涟漪。
我望着他惨白的笑容,我任由他残忍地侵入我的身体。
我在颤抖吗。我在恐惧吗。我在忏悔吗。

我沉沦在高贵的王的金丝牢笼里。
他的银丝将天鹅的羽翼牢牢缠住,他弯眸的笑意里涵纳诱人的纸醉金迷。

For my angel.
——为了我的天使。

王期待着他的小公主。
他把公主的舞步淹没。
公主将她的羽翼舒展。
好像恶魔手中的黑玫瑰,在腥甜里绽放。

寻您,爱您,把天使的吻烙在您的唇上。
天使的羽翼编织出纯白的梦魇,当我看见您时,我把它包裹在您熟睡的躯壳上。

看见我起舞了吗。
公主的芭蕾为最爱的王绽放。

Would like your soul.
——贪恋您的灵魂。

谢幕。
请把您的爱恋予我。
我最爱的王。











全文链接
 

暗黑童话诗,慎食
#万圣节吃脑髓游戏

知更鸟送来远方的问候。
那是混淆了纯真与污秽的糖果。
远方的女孩子提着幽幽的南瓜灯。
嬉笑着舔舐着大街小巷里的甜蜜。

——Ready?
——嘻嘻,来玩游戏嗳?

假装是一只小恶魔的样子。
身后的羽翼被橘红的烛火映得神秘。
每一下挥动都带着满满的恶意。
羽扇变成皮鞭,纯真变成邪恶,真心变成假意。
万圣节的化装舞会吖。

——真的只是化装嗳?

护士带上口罩,给你注射福尔马林假装悲悯。
刺客带上面纱,给你一记血刃假装无意。
小天使带上斗篷——

——吸干你的脑髓。
——假装亲亲你。

我看见那个女孩子。
南瓜灯,小裙子,橘色的发髻上可爱的小南瓜。
饿了。

——嗳?

她水灵灵的眸子里划过狡黠的笑。
她把我硬生生逼到角落里。
我嗅到危险的味道。

——本小姐不可以吃哦~

啊呀,傻乎乎的小天鹅摊上事了呢。
玩游戏?玩游戏什么的。
小恶魔难道不擅长么?

——准备好了吗?
——游戏,开始咯。

剜开他的额头,轻轻打开天灵盖。
好像开启了潘多拉魔盒一样诶。
白花花的脑髓搅动着肉粉色的脑浆。
一口咬下柔嫩而入口即化。
就像美丽的公主腐烂的眼球。
比那粉腻腻的草莓慕斯好吃多了!

一口一口。
一剜一剜。
唔吖小恶魔吃饱了。
吃不下了呀。
这可不行嗳。

因为那个小南瓜灯一晃晃的。
她要过来了,舔着指尖上粘稠的血。
瞳孔兴奋的微缩着。

——你输了哦。
——我比你,多吃了半个小南瓜那么大的脑髓球球。
——至少得有200卡路里呢。

小恶魔收起她的犄角。
她的灵魂被贪婪和恐惧淹没。

——Ready!
——乖乖躺好哦。

空荡的大街睡在夜的怀抱里。
白骨上还有残留的肉丝。
组织液把地面浸泡。
一双黑白羽翼在肩胛骨旁肮脏地开始腐烂。

/嗳,小魔女 ,撑死了没?





全文链接
 

暗黑童话诗

这里新来的幼儿园写手珈蒂安x
口味略致郁,慎食,猎奇向x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批评指点x

————
written by Guardian

#暗黑童话

威尼斯的夜晚很美。
这是狂欢节吧。
我喜欢这个游乐园。
我喜欢空气里废墟的铁锈味。
它倒塌的冰淇淋店里残存着古旧的甜蜜。
人偶馆里的残肢切口很整齐。
我看见摩天轮的车厢有相拥而吻的情侣。
当然了那是白骨两具。
过山车看起来很刺激。
被甩飞的人挂在高高的枯木上兀自腐臭。
我看见泳池里被水泡涨的浮尸。
怪他们生前吃多了冰淇淋。
马戏团的帐篷破破烂烂的。
那里面黑黢黢的,我不敢去。
嗳,是傀儡店。
那个傀儡的眼睛蓝蓝的,真好看。
刚刚好像动了一下。

——嗳,小姐。

一双靴子停留在我...

全文链接
 

病娇童话诗

这里新来的幼儿园写手珈蒂安x
风格是暗黑哥特风童话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批评指点x

————

written by Guardian

我跪在堕天使的神龛里。
我日日夜夜向神明忏悔。
我从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只知道自己有罪。

我的羽翼被禁锢在笼子里。
白瓷的脸颊被人偶师勾勒出病态的娇笑。
听他们说人偶没有心。
我却总是在期待着什么。
那个东西,好像叫爱恋。

我很喜欢那个唱诗台。
因为有一位白金长发的特使常常来。
特使扎着高高的马尾,一身盔甲,一杆长枪。
他一定常出入地狱天堂。
特使总是会无意望向我。
这个双眸空洞的堕天使人偶。

有一天杀手袭击了教堂。
我从被打碎的笼子里掉落下来。
特使大人从我身边掠过。
长...

全文链接
© 珈蒂安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