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来瓶福尔马林,不要加冰谢谢。
 

病娇童话诗

这里新来的幼儿园写手珈蒂安x
风格是暗黑哥特风童话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批评指点x

————

written by Guardian

我跪在堕天使的神龛里。
我日日夜夜向神明忏悔。
我从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只知道自己有罪。

我的羽翼被禁锢在笼子里。
白瓷的脸颊被人偶师勾勒出病态的娇笑。
听他们说人偶没有心。
我却总是在期待着什么。
那个东西,好像叫爱恋。

我很喜欢那个唱诗台。
因为有一位白金长发的特使常常来。
特使扎着高高的马尾,一身盔甲,一杆长枪。
他一定常出入地狱天堂。
特使总是会无意望向我。
这个双眸空洞的堕天使人偶。

有一天杀手袭击了教堂。
我从被打碎的笼子里掉落下来。
特使大人从我身边掠过。
长枪如龙,那个人的尸体倒在我面前。
我睁着碧蓝的大眼睛,呆呆地看着特使跨过那具尸体,他的脸庞映入我的眼。

——没事吧。
嗳?可是在与我讲话?
我想张口回答,我很想对他说我没事。
于是我的下巴徒劳地脱落下来。
特使让人偶师把坏掉的我修好。
然而除了我的眼睛完好其它的支离破碎。

我的眼睛被放置在特使家里。
我看见特使家墙壁上的图画。
是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孩。
嗳?我好像想起什么东西。

我想起有一个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女孩。
她日日夜夜为所爱的那个人起舞。
张开的羽翼撩拨着全世界的花朵。
她守在古堡里祈祷爱人的归来。

等到蔷薇枯萎羽翼颓废的那一年。
她看见爱人怀里的另一个女孩。
她可爱地像个白瓷人偶。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不久那个人偶娃娃死在了黑夜里。
她的指尖颤抖着流下粘稠的血。
她张皇失措地逃到大主教那里。
雪白的羽翼被黑色浸染了一半。
她如愿成为了那个可爱的白瓷人偶。
她如愿能够天天见到她的爱人。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颤抖了一下。
但我来不及细细思考。
因为特使大人倒在了黑夜里。
他的面前是一杯毒酒。
他的手里握着我残破的黑色羽翼。

听他们说人偶没有心。
但我总是在期待着什么。
原来那个东西,是毒药。

/恋爱,有毒嗳

——取材自小乔天鹅之梦,人物私设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珈蒂安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