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来瓶福尔马林,不要加冰谢谢。
 

#借梗  四季折之羽
#长文轻虐预警

——那个冬日,你站在空旷原野。
——修长的背影,像神明指缝漏下的一束光。


雪下的大了。
今年的冬日总是有暖阳铺就的粉橘,山里寂静了,平常总是活蹦乱跳的野兔也不见踪影。越是艳丽的色彩,越是衬得漫天飞雪寒冷彻骨起来。

不过,有你在就好呢。

哪怕萧瑟破败的村庄只剩下我们两人,飞雪织就的棉衣,你拥着我入眠,冬夜里的童话啊,融化在你的笑容里面。

『初见你的时候,也是在飞雪的日子里呐。』

你轻轻这么说道。温暖的吐息化成一抹白色弥散。我喜欢你的笑,白齿像是寒雪,却偏偏被明媚殷红包围。那破碎的火光落入你的眸子里,火炉把你的脸映得通红,我羞赧着藏在你的衣袖里,笑了。

如果每个冬天都有你,那就最好了。

苍穹扑上了迟来的脂粉。万物复苏,山林间又回荡起了万鸟的鸣叫。

『好听吗。』

我问你。你没有说话,你在等待什么呢?在等待着空气里都是爱恋的香气,每一天都是一篇诗的时候,听我为你歌唱吗?

『告诉我吧,请告诉我吧。把你的每一句话都唱成一首歌。』

我多么欢喜呀,好像就是以你为原点,万物蔓延着绽放。我牵着你的手,奔跑在原野,高声歌唱。那是春天吗?那是神明吗?回答我呀!回答我呀!

『真是动听极了。』

我对你的喜欢那么缥缈,那么不切实际。我踮起脚,无论如何却也碰不到。如果可以捧着你的脸——请让我轻轻捧起你的脸,让我记住你的血红眼瞳,你白雪一般的长发——多么美妙!让我喜不自禁的你!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没有动听的声音,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会的呀。』

你噙着温柔笑颜,宽厚手掌轻抚我的脸。

青灰的天空显得渺远。
夏日正浓,周遭都是一片浓郁翠绿,显得生机盎然呀——它们窃取的。

它们偷了你的生机,我最爱的你!你病倒了——然而为什么它们却都能肆意地享受阳光的恩赐??

神明不公——!

我不要,我不要让你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呀——像飞雪,或者弹指间的尘埃。

『别担心。』

我没有办法独自穿过这萧索的山庄,远方求医的人啊又何止只有我这一种悲哀。蹒跚着步子在那偏僻的路上前进着,你还好吗,没有我的日子。多么想就这么回头一刻不停地回去,回到你身边,陪你一起消失。夏日煦暖,我却多么怀念冬夜风雪,和你依偎的感觉。

医生他打开冰冷的门,他的药方上写着绝望的字眼。对不起,对不起,我的眼泪就这么把唯一的希望淹没。

——

握紧我的手好不好,我不要你离开我。

季节流逝,我没有选择。好不容易找到了治好你的办法,我当然不会放弃的呀。——我一刻不停,不分昼夜——我纺织着布,纺织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绝美无双的衣裙。我知道它能给你什么——你可以好起来!就像以前一样!你的手掌又将重新拥有爱恋的温度,你会用它抚我的脸——我知道,我知道的啊!

『真漂亮的手指。』

你咳嗽不止,却依旧温柔地笑着。你将我的双手轻轻裹住——我伤痕累累的手指啊,怎么忍心抚摸你的脸。血色在你的脸上褪尽,手指也冰凉的没有温度。或许你生来就属于冬日,属于我的冬日,我想把我偷走的温暖还给你——如果可以,把每一个飞雪的梦境归还给你。

『如果我的手指不再漂亮,你还会爱我吗?』

『会的呀。』

苍白的唇看不出挽起的弧度,能感觉到的只有你宽厚的手掌轻抚我的脸。


疼痛的手指,破碎的羽翼。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必须要把药买回来啊。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在红叶凋零之前。
在我的手指停止之前。
在羽翼凋零之前。

啊,落日之风吹落了绿叶,无情摧败了枯萎的果实。

摇动灯火,散落烛光。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人类了。』

『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害怕着。
——说出真相。

不敢去看角落里安安静静的你。总是那么温柔,那么美丽笑着的你。如果你真的,真的离开我了——你的心离我远去,而我永远只有追随着缥缈——我该怎么办呢。

——一个人,轻轻地,折下最后一根羽毛。

失去知觉的手指,颤抖着,颤抖着化为冰冷齑粉。

『当然了。』

我听见你轻声开口, 温柔的像眼睫的轻颤。

『昔日展翅起舞的天鹅,我一直都记得哦。』

『而后,我也会不变地爱着你。』

——我犹记得,那个冬日。
——你站在空旷原野。
——修长的背影。
——像神明指缝漏下的一束光。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珈蒂安ぬ|Powered by LOFTER